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感谢IPV6

前两天在水木骂那个傻逼北邮实习生,被人看到IP反骂了,嗯,挺开心的,被傻逼骂总比被傻逼赞扬好。衷心祝愿他们校长走路摔倒啃到屎。

不知道北大在傻逼周骑缝的带领下需要几年时间能赶超北邮的傻逼程度,让我们拭目以待!

一堆项目做不完,bug倒是层出不穷,一旦不能今日事今日毕就会陷入bug比creature多的可怕境地,我日这生活。

工作依然没着落。。。。。。

最近真是低潮到一定程度了,可不敢说“还有更低潮的时候么?”,要不然明儿就会感叹说“我擦,还真tm有!”。。。。。。

老天保佑工程师

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云笑话(zz)

1 中国一留学生去美国打工的当过报童,不带计算器,习惯动作抬头望天时心算找零。顾客大为惊讶,纷纷掏出计算器验证,皆无误,也抬头望天,惊恐问:“云计算?”

2 张总在办公室下载了苍井空按下CTRL+C后就回家了,晚上躺在床上按下CTRL+V继续观看,旁边的小蜜惊呆了,张总淡淡的说:“云剪贴。”

3 楚国有人坐船渡河时,不慎把剑掉入江中,他在舟上刻下记号,说:“这是我把剑掉下的地方。”当舟停驶时,他跳入河中轻松的把剑捞了上来。旁边的人都很诧异。楚国人淡定的说:“云标记。”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答辩倒计时18天,论文草稿59页

写得天昏地暗,白天还要继续lab的工程,那工程甚至比我毕业还重要,唉。

由于内容太多,不得不砍掉了好几个subsection,才能保证最终完稿不超过100页。虽然没有要求,但我绝逼没有时间写超过100页的!

很想把初稿拿出来xy,可惜各种保密,可怜我这个自恋狂炫耀狂……

2010年11月8日星期一

开工毕业论文

嗯还有整30天答辩

JabRef在Server 2008 R2上不work,试图debug了半天也不work
CTeX在Server 2008 R2上安装不能,字体转换失败

于是只能可耻地虚拟机了,毕业进程第一天就如此衰

还好的是,有VT的CPU跑虚拟机效率能忍。。。。。

2010年11月2日星期二

亲眼目睹了帝都人民的本性

我承认自己纳粹倾向很严重,但屁股还在大陆,所以对批驳大陆民众素质这种事情并不热衷甚至讨厌。我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发这样的一篇博文,但这一天内见到的两件事情的确让我无话可说。

昨天下午在北大,顺便去中关村找老黄拿点U盘啊摄像头啊什么的(请使用文明用语!)用品。走过中关村路口的时候走了神,回过神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我一个人很傻逼地在等红绿灯。我以为是绿灯了,抬头却看到一片红色。当然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但这次的牛逼之处是,垂直方向本该绿灯的车辆,一辆也没有过去。没错,四环辅路西向东方向一辆车都过不去。我终于完全明白这个路口为什么总是拥堵,以至于我每天去学校都要绕行一公里到清华西门来避免走中关村路口。

法律的错误倾斜,给了这些人勇气。他们很清楚,谁也不敢往前挤,只要碰到行人,不论是否全责,都要支付所有费用。一个少数阶级恐惧“人民群众”的数量,给了他们过多的权利,社会的中间阶层不得不付出来抵偿这部分权利。由于手段的愚蠢低劣,利益转移的效率很低,中间阶层要额外付出更多才能够让人民群众与某少数阶级满足。

中国人民的群体无意识也很可怕。我个人一直认为“人”和“人群”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尤其是在中国。中国的“人”素质不高,“人群”可以说是完全没素质可言。中国人之所以群体无意识,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每个人都没有意识与理智。我看到大多数人闯红灯了,那么我觉得闯红灯就是无罪的,我不跟着过去就是另类,因为除了他人,没有其他原则可以评判我。人民没有信仰,没有原则,结果就是这样。

如果你觉得上面的事情太无聊了,那我再说个更无聊的。

晚上去南河家,南河说今年安徽的螃蟹很好,且刚运过来还活着很不容易,一定要来吃。明知周日晚上交通状况堪忧,还是很勇敢地走小营东路去了清河。到了前屯路右转后,同向的车都在以步行的速度向前移动,甚至更慢。两车道被挤成了三车道,我不幸就在最左边的逆行车道。一路小心翼翼地给对面来车留出一条通畅的车道,想着在前面路口就左转了,忍一忍别往里并了,还不知道前面路口什么状况呢。

快靠近路口时,移动已经相当缓慢。我发现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坏掉了,很多车交织在一起导致效率严重降低。这时对面有两个大车要过来,我们纷纷并回右面以防空间不够。我刚并进车道内,就看见左边一串车呼啸而过,一路逆行到路口,把路口彻底堵死。这时大家还在往路口里挤,试图勇敢地挤过去。我的车高,视野比较好,认为根本没有可能过去,于是跟周围的司机打了个招呼,等了十几分钟,有了个空隙,右转溜掉了。

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些逆行过去的司机的表情,他们脸上都有一种欢愉,我认为那完全是来自破坏欲,是末日之前的狂欢。当每个人都认为社会效率于己无关,不对整个社会的效率负责时,大家就会陷入典型的囚徒困境。但当所有人面对面,大灯互相照着,还能做出这种低效的事情,只能说明没有人对“我不挤别人一定会挤”有任何怀疑。于是每个人都在争取自己的利益,向前移动最后一米,然后停下,开门下车,开始抱怨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所有人都很清楚自己是这个虚无缥缈的一部分,但没人愿意承认。

这种失望——破坏——更失望——努力破坏的正反馈,我无法想到一个解决的方式。我觉得把这些人都杀掉是一个比较好的办法。请注意,我通篇都没有使用“公民”这个词,因为这些人不具备拥有任何决策权的理智。与其给他们民主,还不如让老大哥继续照看着比较好。

好吧我其实不善于写这种东西,虽然我聊天的时候经常提及,但是写出来总有美分嫌疑。所以请勿转载,以后我一定少写,还是听我荐歌比较开心嗯。这次实在是给我的震撼太强烈了,不得不叽歪下,叽歪完了,大家晚安。

2010年10月28日星期四

在某人的强烈呼唤下

更新一下嫖客,恩应该会比较有规律的更新了,努力做到每个月一次,能做到30天一次就完美了。

微博那玩意儿实在是玩不明白呀~